>
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>捕鱼游戏电脑版>在线捕鱼游戏>亚博怎么了-故事:辞职照顾男友他宠我不行,一双2000元的鞋让我看清他嘴脸

亚博怎么了-故事:辞职照顾男友他宠我不行,一双2000元的鞋让我看清他嘴脸-捕鱼游戏电脑版

2020-01-09 14:45:16阅读量:3585;作者:匿名

亚博怎么了-故事:辞职照顾男友他宠我不行,一双2000元的鞋让我看清他嘴脸

亚博怎么了,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:矫情小白菜

“你知道,在这批实习生中,你是我们最欣赏的一个。而且,下个月就能转正了。现在离开,确实很可惜。你不是最喜欢做记者吗?现在为什么要辞职?能告诉我辞职的真实原因吗?”

宽敞明亮的主编办公室内,本就微胖的王姐拿着李欣蕊的简历,不可置信地推了推眼镜看了又看,直至审视了几遍后,才轻轻转动转椅面向她叹着气问道。

“我想考公务员,回老家工作,离男朋友近,因为男朋友在老家那边发展。”

李欣蕊犹豫了一下,盯着自窗外洒向地板上的阳光,感受着阳光照在身上的暖柔,像极了男友的怀抱,温柔,踏实。

而后抬起头,拉了拉身上的毛绒外套,似乎下足了勇气,小脸微微一红,长长的睫毛扑闪了两下,犹豫着透露出了原因。

“就因为这个?欣蕊啊,你太傻了。

要知道,两个人在一起,抛弃自己的工作是大忌。

我说句不好听的话,感情中不确定的因素很多,你用尽全身力气追随男友,有可能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。

可工作就不同了,你洒下汗水,它一定不会再让你流泪,即便闪出泪花,也是喜悦的眼泪,开心的眼泪。我想,以我对你的了解来看,这应该不是主要原因。”

盯了她几秒后,索性将办公室的门关上,拉着她坐到了沙发上。话里话外意思很明显,还是想把她留下,毕竟,她是这个苗子,观点独特,思维活跃,文笔也不错。

“王姐,我也不怕您笑话了,其实我就是想考个公务员,那是铁饭碗,不用加班加点。

一来能跟男友在一个城市,二来能挣钱还能给他做饭吃。

他是做技术的,上班比较忙,常常加班,总也吃不好饭。每次回去看他,给他做饭,他都很开心地吃个精光。看着他狼吞虎咽的吃相,我总感觉很有成就感,比工作的成就感还要大……”

李欣蕊看着几个月来手把手教自己的王姐,想着反正也要离开了,索性就讲实话说了出来,虽然这实话在别人看来很可笑。

可这是事实。

“傻姑娘,先让自己吃饱饭再让男友吃饭吧。

公务员是铁饭碗,可是万一以后离开那个温室,你能去哪里?我以过来人的经验告诉你,铁饭碗不是守着一个单位混到老,铁饭碗是让自己变强,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能有饭吃,且吃的还不差,工资只高不低……”

王姐的表情充满无奈,恨其不争地劝解。

“王姐,我知道,可是我们同学都这样啊,而且老家虽然没有贝城这里发达,可明城在全国怎么也是个二线城市,就算有您说的这种情况,以后找工作也不会太难的……谢谢王姐,我还是想辞职。”

奈何,李欣蕊铁了心,王姐只好签了字。

李欣蕊不傻,不痴,她明白王姐说的意思。

其实无非就是人对这一生生活方式的选择。

人这一生区区九百个月,确实千万人有千万种生活方式,可是她只喜欢这种方式。

每天上班,下班,看着心爱的人对着香喷喷的饭菜大快朵颐,那才叫现世安稳,岁月静好。

那种成就感,是什么事也比不了的。

她不后悔。

如果说后悔,那只是后悔这种成就的体验来得太晚。

高中时,李欣蕊的梦想是成为一个电视台的记者,每天拿着话筒,穿梭在大街小巷,品百味人生。

她认为,那样的生活简直不要太爽,忙点儿累点儿可是很充实,对促进个人成长也快,也有成就感。

于是,大学时便报了新闻专业,且为了让这一梦想赶紧实现,整整四年,从没懈怠一秒。

别人逛街捧着笔记本刷剧时,她在复习;

别人吃火锅谈论爱豆在影视剧中的表现时,她在背单词;

别人跟男友约会缠绵时,她正在奋笔疾书,赶着写稿投稿,好为自己找工作时积累些经验。

好不容易毕业后顺利进入了一家网络媒体做实习记者,梦想终于实现,工作中也尽心尽力,领导也频繁表扬,自己也感觉成就满满,每天忙碌而踏实。

但自从跟高中同学马杰久别重逢又从同学升华至爱情后,三个月来,随着她每月去看一次男友,每次短暂的停留,做几样并不拿手的小菜,看着男友吃得精光,并带着渴望的语气说:“如果咱们在一个城市就好了,那样我就能天天吃到你做的饭……”

这份肯定,竟然让她生涩的厨艺找到了自信,甚至有一丝骄傲,那种满足,比王姐给她发奖金的满足感还要强百倍。

久而久之,让她越发感到,每天看着心爱的人对着香喷喷的饭菜大快朵颐,那种成就感,是什么事也比不了的。

所以,内心带着照顾不了男友的自责、愧疚才提出了辞职,誓要做一个贤妻,巩固厨艺让男友吃饱吃好,尽情享受温馨的二人世界。

但考虑到老家那边的工作不是太好找,考个公务员又实际又不用加班加点,还能边挣钱边照顾男友,何况,父母就在身边,再不用为他们二老的身体牵肠挂肚。

一举n得,何乐不为?

“真的啊?宝贝,你为我付出太多了,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”

顺利辞职后,不仅她开心,男友也开心,在电话里就啵啵亲个不停。

“好了,很快就到了,别酸了。你安心工作吧,我下车后去你公司拿钥匙,回去就给你做饭,我保证,你回来后就能吃到美味大餐~~爱你,么么~”

听到男友兴奋的语气,李欣蕊的心情只能用四个字表示“归心似箭”。

以至于到财务结算完毕,将行李快速打包后,房租和押金都没来得及要,给房东打了一个电话后,就迫不及待地登上了回老家的列车。

一切都很顺利,一切都那么令人期待。

临近春节,看着嘈杂的人群,李欣蕊又想到了辞职的另一个好处,那就是,回到老家后,再也不用赶着挤2018年的春运了,也不用四处订票了,

心情大好的她不仅反常地在车上跟邻座的乘客主动问好,还为一个带孩子的女人让了座。

有句话说,快乐的时间总是短暂的,可期待快乐的时间总是漫长又漫长。

仅仅两个多的小时的车,李欣蕊感觉像坐了两个世纪那么长。

以至于车刚停下,她就拎着行李冲到前面,车门打开,便像离弦的箭一样射了出去,出站,打车,去男友公司取钥匙,又提着行李赶到超市大采购,买了男友喜欢吃的虾和鱼头才回到男友住处粗喘一口气。

“老婆,到家了?”

一杯水没喝完,行李还没来得及掏出,马杰打来电话,称呼变成了老婆。

让她瞬间感觉到了妻子的重任和彻底回家的感觉,简单几句的甜蜜后,看了看手腕上的表,时针已经指向晚上七点,就开始忙活起来。

剁椒鱼头不会,照着网上学;

香辣虾不会,照着网上一步一步做;

鱼刺扎到手,兀自放嘴中轻轻一吸,有“家”的女人了,哪儿那么脆弱?

虾线得挑出来,不然,剥个虾要浪费男友多久时间?他可是天天辛苦得很呐。

……

一点一滴,毫不放过,比做记者时还要用心,对做菜并不熟练的她手忙脚乱两个小时后,终于搞定。

此时,马杰已经回来了。

“老婆,一开门我就闻到了,好香啊,谢谢老婆,老婆辛苦了~”

马杰的一个拥抱,顿时将她的疲惫赶得无影无踪,剩下的只有甜蜜。

“快去洗手,我先给你剥虾。”

她扬着两只手从他宽阔的怀抱撤出,一边坐到餐桌旁,一边嘱咐。

嗯,要的就是这种感觉,他回来的一个拥抱一句好香,就让她感觉到功夫没白费。

“怎么样?色相虽然不好,可味道还是不错的吧?我明天再研究研究。”

马杰坐下,她将剥好的虾塞进他嘴里,笑容满面,幸福满满。

“老婆做的无论怎么样都香,非常香。”

马杰大口大口地嚼着,赞叹着,连脸上的痘都充溢着欣喜,挺拔的鼻子仿佛都在夸赞,细软的发丝都映着点点光泽。

“那是,我可是你老婆,这里不光有油盐酱醋,还有一腔爱心呢。”

她自豪无比,不断给他夹着菜。

“老婆,你辞职的事告诉咱爸妈了吗?”

马杰吃着吃着,修长的手臂揽过她的脑袋,在她脸上狠狠一啄。

“没有,我想过几天告诉他们,给他们一个惊喜。”

其实李欣蕊并不是要给父母一个惊喜,而是她怕说了实情后,父母不同意她辞职也不同意她住在马杰这里。

父母传统观念很强,恋爱可以,未婚同居却接受不了。更别说父母崇尚她年轻要多学多拼多长见识了。

如果知道,肯定会让她马上回去上班。

而过几天就不一样了,过几天她完全可以说早就住一起了,事情都发生了,阻止也没用了。

“也好。不过,老婆,离考公务员还有近一年的时间,你在这里还找工作吗?你别多想啊,我是怕我的工资不够咱俩生活,因为我弟弟刚上大一,还要供他。每个月也就留下一千多生活费。”

马杰听罢,低下头夹了一口虾放在嘴里,陪着笑打着预防针。

“不找了。放心吧,我有钱,得亏当时在公司忙,没时间逛街什么的。发的工资除了房租和基本的饭钱,都省下了,现在存了有两万呢。

你不用怕,我平时还给公司供稿呢,王姐说把稿件外包的全给我了,一篇稿子怎么也有一两千,一个月怎么也有十篇,比你工资还高呢,够花了。你的钱就安心供你弟,不用留生活费,我来养你!”

李欣蕊最烦马杰跟她谈钱。

她不在乎好吗?

恋爱虽然才几个月,马杰除了送一束花外再没给过她什么礼物,可她表示很理解。

马杰身为家里老大,一家勒紧裤腰供他上大学,完了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,就是全家的希望。

自己家虽然也不富裕,好在吃喝不愁,且就自己一个独生女,父母都有工作也不依靠自己。

都要成为夫妻了,干嘛计较这些?

钱可以挣,为钱伤了感情就再没有挽救的机会了。

李欣蕊的态度让马杰喜出望外,饭没吃完就抱着她进了卧室,惹得她咯咯笑不停。

当肌肤触到柔软的床单,听着耳边马杰的情话,感受到马杰有力又愉悦的温存时,李欣蕊更加确定了自己选择的重要性。

还好,当时意志力强,要不,就听王姐的话继续留在那里没日没夜的工作,哪儿还有这么令人惬意的时光?

女生的成就是什么?

不就是一个知心爱人,一间遮挡风雨的小屋,一份令人羡慕的感情吗?

只要它们在,一直在,还愁以后的生活?

李欣蕊信了,可父母不信。

一周的甜蜜后,当她突然出现在父母面前,并没有给父母带来惊喜,反而是担忧和惊吓。

母亲顶着一头精湛的短发挥舞着手大发雷霆:

“我当年一定是脑子进了水,才生下你这么个不争气的女儿!

你辞掉工作投奔他?你是我闺女吗?明天,不,现在,你现在立即给我搬出来,然后给你领导打电话,马上给我回去好好上班!我不用你在身边守着!我们好得很!”

“妈,我跟他是真心相爱的,他喜欢我,我也喜欢他。这都什么年代了?你的思想是不是该换一换了?再说了,我不是要考公务员吗,每天都复习呢……”

李欣蕊料到了,嘻皮笑脸抱住母亲作撒娇状。

“我跟你说,我没跟你开玩笑!你赶紧给我回去上班!”

母亲一向强势,任她如何说都不松口。

可自己本就是母亲的亲生女儿,再凶能凶到哪儿去?

面对母亲的强势,父亲的默不作声,她干脆周末直接带马杰上门,在马杰勤快地修马桶中,打扫刻意中,母亲的态度才稍微有了好转。

但也郑重地对她说,“我只容忍这一年,且你不能倒贴。如果考上公务员就去上班,考上不,立即给我回贝城。我生下来疼着长大的女儿可不是给人做保姆佣人的!”

“得令!母上大人!”

李欣蕊有自信,这点儿她很确定。

想想在大学时就如此用功,仗着有基础在,什么也不怕。

于是,自从母亲吐了口默许他们住在一起后,她每天就开始了四件事:

目送马杰上班,复习功课,写稿挣钱,做菜等马杰下班。

看似大门不出,二门不迈的生活很轻松,可实际却是分秒必争,忙得焦头烂额。

忙是忙了点儿,可开心啊。

功课精进,稿件修改次数也少,饭菜做得也越来越好,和马杰每天你侬我侬。

两人忙时,她忙里偷闲做好饭等他下班。

她自己忙时,马杰打着游戏等她做饭。

两人闲来无事时,她买好周边游的票去浪漫,吃喝包括买东西消费什么的,全部她自己负担。不但毫无怨言,在两人同居半年时,去乡下准婆婆家里还给婆婆买了皮草,外加给了两千元。

以至于准婆婆赞不绝口,“欣蕊懂事,不花你的钱,还给我们买衣服打钱,小杰,你要不好好待人家,看我不扒了你的皮。”

“怕了怕了,以后结婚了,你们俩欺负我行了吧?”

马杰虽这么说,可也是掩饰不住的开心。

“放心吧,只要你好好对我,我不会欺负你的。人家不舍得嘛~”

李欣蕊嗔怪着一头钻进他怀抱,仿佛拥有了全世界,根本不在乎亲妈质问准婆婆有没有给见面礼。

没有怎么了?没有也是正常,人家家庭不好,母亲不理解,她理解。

所以这些事她从不跟母亲说,每次提及总说马杰事事照顾她,给她买这个买那个。好在母亲看她红光满面从未追问过。

可以说,在她的种种理解和对父母的隐瞒下,他们之间除了甜蜜就是甜蜜。

她很满足,这证明自己做的没错,选择没错,生活方式也没错。

但随着王姐派稿的次数越来越多,复习的时间越来越少,挣的钱也越来越多,李欣蕊的心理逐渐发生了变化。

对于复习并没有那么上心了,有时间了就拿起书瞅两眼,也不往心里去。

相较复习来说,做菜却越来越用心,严谨到一个菜没有香菜点缀也会特意下楼去买。

对马杰的穿衣也越来越用心,皮衣,买;昂贵的皮鞋,买;想要的游戏装备,全部买。

甚至还偶尔给马杰几千几千的转账,理由很贤惠:男人没点儿钱怎么行?

久而久之,养尊处优的马杰胖了整整三十斤,一米七八的身高显得壮壮的。

每次看到她大包小包的给自己买东西,马杰总是亲昵地抱住她在耳边呢喃,“好想咱们就这么一直到老。”

不过是简单的几个字,每每都让李欣蕊开心得像个孩子,更加努力做菜照顾男友了,索性连写稿也开始了凑合。

反正王姐欣赏自己的水平,也从不会差钱,大差不差就行了。

嗯,这样的生活难道不比公务员强吗?

挣得多,也能给马杰做饭,还不用去单位。

做了公务员可是还要按时上班呢。

她很满足,以至于有时一周都不会动一下笔做做习题。

而当马杰偶尔问她复习得如何了,她总是拍着胸脯说:“没问题,底子好,最近忙,考前突击一下就行了。”

可令人绝望的是,成绩从不会跟着她的感觉走,只看她的行动。

对于近一年来复习时间总共不超过一个月的她来说,没考上似乎是对她盲目自信的最大“奖励”。

雪上加霜的是,两个月前,她以为公司不忙王姐才暂时没派活儿,可看到公务员无望,主动打电话过去问时才知道王姐中止了与她合作。

原因很直白:你写的东西越来越不行,都不知道你干吗了?我都懒得跟你说了!连点突破性思维都没有。这不像你。你好好调整一下,以后有机会合作。

无奈之中,她开始了找工作。

孰料,找工作也不尽如人意,要么就是她看不上,要么就是公司不录用,一句“等通知吧”便再没有了音信,如若再打过去,便是“对不起,你已经录进人才备用库,有需要联络。”

多重的打击似乎也给了她所谓的爱情一个巨大的考验。

她心情本来就糟糕,马杰不但不安慰,反而比她还要愤怒:

“我就说嘛,你不能那么冲动辞职,现在好了,公务员没考上,连工作也丢了。稿件人家都不给你写了,真不知道你在家一年来整天干嘛吃的啊?”

呵呵,她干吗了他不知道吗?

看着马杰暴跳如雷的样子,她明白了,马杰不是怪她当初辞职,而是怪她没有买他喜欢的鞋子。

那双鞋子2000元,搁以前她眼不眨地都会买下来,可眼下稿件的活儿没了,平时又没攒下什么钱,实在拿不出来了。也没想到2000元的鞋子,也让她看清了马杰嘴脸。

都怪自己,她暗自怨恨着自己,如果当初写稿多时省下一部分钱就行了,可是她没有。

那时的她抱着恋爱就是要花钱,要享受,省吃俭用是结婚后的事。

于是,便把向来穿三百块鞋子的马杰培养成了千元以下的鞋子不穿,五百以下的衣服绝不上身的臭毛病,将他宠成了饭菜没有鱼虾肉就不吃,超过五百米不打车走路就腿疼的恶习。

忧心加上愁结,让她发起了高烧,躺在床上浑浑噩噩,别说给马杰做饭了,下床都腿发软,头发晕,分分钟就要摔倒的感觉。而接下来马杰的行为,更加让她意识到当初的自己是多么的愚蠢。(作品名:《自己先吃饱饭再顾男友吧》,作者:矫情小白菜 。来自:每天读点故事app,看更多精彩)

点击屏幕右上【关注】按钮,第一时间看故事精彩后续。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geracaoxuxa.com 捕鱼游戏电脑版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